鸡尾酒吧女侍者

鸡尾酒吧女侍者

  利萨并不清楚事情是怎样发生的,最开始那个男孩闯入她的世界的时候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警惕心理。艾伦大约有两米高,220磅重,长得很有魅力,彬彬有礼,口齿流利,令她感到颇有吸引力的是,他显得是那么的才华横溢。如果说她让这样一个男人着迷不算什么新鲜的事情,但他从来没有主动和她搭讪,也没有过性暗示的举动,她曾怀疑过他是否是同性恋。  艾伦第二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隔壁桌子旁坐着一个醉汉,一直骚扰着她,伸手去捏她的大腿,把手放到她的火红色短裙下面。  他似乎见惯了这样的无聊场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过去在醉汉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那个家伙便迅速离开了这里,她好奇地问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他轻轻一笑,“我对他说我是一名警官,刚刚下班,但是还是愿意为他在醉汉拘留所提供一张软床。”利萨深深的谢过了他,并给他送来了一杯鸡尾酒。  接下来的三个星期里面,艾伦成了红馆的常客,那是一家高级餐馆,里面有休息室,利萨在那里做鸡尾酒侍者,展示给客人她那纤细但是凹凸起伏,匀称迷人之至的身材,赚来的钱用以支付她电影学院的学费。  当意识到艾伦已经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她疯狂的想要挣脱开来,直到她意识到即使用尽全力,捆绑着她的绳索也不会松脱的时候,她才放弃了努力。  她的口中塞满了药用纱布,塞得满满的,紧紧地,使得她的口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间。她苦笑了一下,怀疑蒙着她口的红色方巾和带子是否多余,即使没有它,她难道能够把口中的东西吐出来么?无论如何,那些方巾,带子和包裹使得她的微弱的呻吟声在屋子里面绝对不会被人听到。她放弃了,听从了命运女神的劝告:孩子,你已经陷入了泥淖,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接受这一切。  她很喜欢穿制服,鸡尾酒侍者所需的服饰很适合她的身体,虽然她很难找到找到一条非常合身的超短裙。她母亲为她做了一条裙子。长袖的亚麻布衬衫扎在红裙里面,黑色的背心,细高跟鞋,黑色的长筒袜,这一切配合起来是那么的端庄大方。  利萨不清楚在他带她来这里之前他是否就已经知道,整个晚上她的裙下就根本没有内裤。但是当他把她绑架的时候,在他把她全身捆绑起来的时候,他肯定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  虽然艾伦没有脱掉她的任何一件衣服,可他把她抱到床上的时候,裙边已经卷起到了臀部上方。这样,她的私处,就一览无遗的暴露了出来。她从来没有感到这么难堪过,尽管她身上的多道绳索阻止了她的视线,她还是能从对面的落地长镜中看到,那裸露的阴部看上去几乎都要占据了整个房间。  也许回忆一下发生的事情会有所帮助,她不无遗憾的想着,就让她的命运女神带她回到过去吧:  他坐在车子的后座上,孩子,你还记得你按下按钮的时候,那该死的警报声了么?你以为你忘记了打开发动机,但是可能他已经做了手脚。在你关掉它后,走到车轮后面察看,裙子内你裸露的身体诱使他捂住了你张开的嘴巴,并且把打结的方巾塞到了你嘴里。你那时还非常震惊来不及反抗他,他却已经牢牢的堵住了你的嘴并且绑好。他强壮的就像一头公牛一样——这样子想或许会让你好受一些。  你还记得他堵住你的嘴以后你是怎样挣扎的么?他抱你上车,把座位放倒,捆紧你的手腕,然后拍打着你的身子,就像你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他把你绑好以后你都没有意识过来是艾伦对你做了这些,你终于认出他来的时候,你的心中泛起了美妙的寒意……这很有趣,孩子。  她停止了回忆,被绑架很有趣么?全身上下都被绳子捆着,就像一只要被送去烘烤的火鸡一样。她又回忆起了当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是多么的明亮而富有神采,就像他们偶尔在一次旅行散步中相逢一样,他和她打着招呼:“嗨,利萨,你今天晚上看上去真迷人!”  在塞口物的后面,她竭力发出的声音中充满了震惊和恐惧:“艾伦!?你到底在做什么?”利萨记得她的声音还是挺清楚的,这或多或少让她感到疑惑,尽管从来没有被堵过嘴,但是她看过的电影中那些仅仅在口中塞了一块布料的人就不能发出声音来了,现在真实的塞口物却只起到了压抑她的声音的作用。  “我在绑架你啊,难道你没有看到你的手被捆起来了么?”艾伦平平淡淡地说道,但是他拖长的口吻中充满了喜悦。  “放开我,你这个浑蛋!救命!谁来救救我——”  利萨记得她被惊慌的向后拉倒,压在座位上,艾伦的嘴紧贴在她的耳朵上:“给我闭嘴!我不想伤害你,但是如果你再继续叫嚷的话,我就不得不用氯仿了。”这使她想起看过的一部电影,女主角被氯仿麻醉了,当药力过去以后,她就得了很重的病。她平息了下来,大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开始低声呜咽啜泣。  “这样会好一些,但是如果你哭出声来的话,堵嘴的东西会让你很不舒服的。”他的声音又变得愉悦起来,利萨控制住了泉涌而出的泪水。  “请你不要伤害我。”利萨说过以后又沉默了下去,因为那从堵住的嘴里发出的声音听上去很可怜很傻。  “我重复一次,我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只是想把你绑起来,带回你自己的房间,和你做些游戏。”他一边说着,一边忙着用绳子把她的上臂与身体绑在一起,很熟练的在她的胸部上下紧紧地绑上了多道绳索,然后从她的脖颈绕到身后,在肩膀上绕了两圈,最后把上身所有的绳索收紧打结。  接下来他又开始捆绑她的脚踝,先横向捆了几道,然后又纵向把她的脚和高跟鞋捆在了一起。当他终于把她的膝盖也一起捆好以后,艾伦把她拖到后座上,将她的手腕和脚踝从身后四马攒蹄的捆在了一起,身上盖上一张毯子,以防在去她家里的30分钟的路上,会被别人看见。  这就是她现在躺在自己的床上的经过,而她现在像一个婴儿一样的蜷缩着,膝盖向前弯曲和胸部捆在一起,手腕向后捆在脚踝上。我为什么不穿内裤呢?这看上去太傻了,也许我希望今天晚上他会在这里?希望他可以方便的吮吸我的阴蒂?噢,天哪,利萨记起来当他毫无反应的时候自己的失望,但当她考虑到自己目前的处境的时候,那短裙下面裸露的私处却隐隐有一种迷人的猥亵。  他一个小时以前把她单独留在了这里,临走之前,他仔仔细细地堵好了她的嘴,并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她阴部的褶皱,“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敢打赌你工作的时候裙子下面不穿衣服是为了和我调情的时候方便一些,我非常喜欢你这样一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子,并且我确信你的想法可以得到很好的酬报。”  利萨记得那时候她的脸上涌上了热潮,艾伦大笑起来:“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你呆在这里以后想象一下我回来的时候会对你做哪些令人难以忍受的调情的手段。”  深深陷入肉中的绳索的捆绑带来了肌肉的收缩和疼痛,但是这种不舒服的感觉都被期盼冲淡了。艾伦回来后会做什么呢?不管她喜欢与否,她都只能接受。这种感觉太奇妙了,她浑身都在发抖。  刚开始,她还是努力挣扎了一会,想把自己解脱出来,可是在她还躺在车子后座的时候她就已经尝试过了,她身上的束缚的每一部分都很紧密,丝毫无法松动,现在躺在床上,被捆得像一个球一样,她更是无法蠕动一寸。  不知过了多久,艾伦回来了,他解开了她腿上的捆绑,脱掉她的鞋子,让她站起来走一走恢复血液的循环。利萨立刻冲向了门口,艾伦静静的坐在床沿,看着她疯狂的想要拉开门,可是他为了避免无谓的打扰,已经把门从里面插上了,而且那该死的门闩太高了!她的手和胳膊都和身体绑在一起,根本够不到它。  “你为什么不坐下来,听我说一下这个周末为你准备了些什么呢?我甚至可以取出塞在你嘴里面的东西,这样子我们还可以讨论一下。”他那兴奋的,又带有一丝懒洋洋的口吻开始激怒了她。  她挖苦似的看着他,愤恨的想着,你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你居然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她还是坐回了他的身旁,在她的意识中,也许表现出很合作的样子可以控制住他。然而,利萨抑制住自己的感觉,并且拒绝认同他在把她捆绑的过程中带来的麻木和刺痛的感受使她有所期盼。  “几分钟内,我会脱掉你穿着的这件性感的服装,因为我猜想你在生日的时候穿着的衣服比这要性感得多,然后我们会进行比较认真的的爱的捆绑,你现在是否想要暂时除掉你嘴里的东西呢?”  利萨迅速而且激动的点了点头,他小心翼翼的解下了兜住她嘴巴绑在脑后的布条,把捆扎的方巾解开,慢慢的拉出她口中塞得满满的纱布。她开心的活动着嘴巴,享受着这难得的自由。  “你根本不用绑架我,把我捆到这里来的,如果你仅仅是问我一下的话,我就会很高兴的和你做爱,如果你今天晚上对我有所示意的话,我就会悄悄跟你说我没有穿内裤,请你现在放开我吧,让我们就在这里现在就开始做。”她不及思索的就脱口而出,但说完以后又迷惑的坐在了床上,是的,当她淋浴前脱掉内裤的时候她是想过这些,但是她真的想要这么做么?  “这么说你不喜欢被捆绑起来了?”  “我当然不喜欢这种感觉,它会伤害我而且让我感到恐惧,请你让我走!”  “你想到哪里去?你可是已经说过了你想在这里和我发生关系,这可是个好地方,在你自己的床上,我们一起……”  “在你还没有把我绑起来堵上嘴扔在这里呆了几小时之前,我是这么想过,可是我已经被你吓了半死,肌肉都在抽搐……”利萨突然停了下来,脸上羞愧的神色背叛了她。 

 “嗯?接着把它说完,你的确是躺在那张床上,被捆绑着,堵着嘴,受到了惊吓,一直都很恐惧,难道不是吗?你自己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可爱的孩子,你的脸可是火红色!”  “好吧,你这个该死的,它的确让我感到兴奋,确实如此,可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希望她会因此而喜欢你?即使它会让她感到兴奋?!”  “为什么不呢?”听上去似乎天真的语气更让人愤怒。  “因为……因为这是违法行为!这是强奸!”  “你这么说太乏味了,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他说完就拿出一个蓝色的塞口球用力堵进了她的嘴里,用几条皮带在她的脑后扣紧,一条捆在脑后,一条系在下巴下面,另外一些扣在鼻梁上,在眼睛之间经过,绕到脑后捆好。  在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他静静的观察着她的神情:“这种固定的塞口球并不能起到用毛巾堵塞捆绑的静音效果,可它可以很有效的控制头部的活动,它对你很适合。好,现在可以脱掉你的衣服了。”  简单的挣扎过后,利萨发现她的手腕以下已经全裸,艾伦又重新把她的脚踝和大腿捆在了一起,她的脚跟都碰到了臀部,她愤怒的叫嚷着,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然后他解开了她上身和手腕上的绳索,她立刻伸手又打又抓,艾伦却只管剥掉她的衣服,不管她怎样试图着伤害他。  利萨心中有一种没来由的恐慌,我的手大概没有第二次被解开的机会了,不能让他再把我捆起来!但他还是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她的抵抗,使她俯卧在床上,膝盖顶住她的后背,用他强而有力的双手把她的两只手腕拧到了背后。  一切都结束了,她又被重新捆绑了起来,身上一丝不挂。这一次她的双手相对着捆在了后面,她的手肘也捆得紧紧的,以至于贴在了一起。看上去后背的中央就只有一只胳膊了。  绳子在她的手腕上捆了好几圈,然后在身子前面打结,之后又经过她的阴蒂从大腿之间拉到了背后,继续在手腕上捆了两圈,再绕到身前牢牢的拴了个扣。这次,她的手仿佛被焊在了身上一样,而两腿之间的绳索好像要把她整个人切成两半。  他把她的身子翻了过来,开始抚弄她的乳房。她的早已肿胀的乳头因为兴奋而湿润了,光滑的嘴唇颤抖着,恐惧似乎早已消失。利萨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呻吟。  享受这一切吧,孩子,你是喜欢这些的!  一直在爱抚着她的艾伦说道:“你现在的姿势可以叫做蛙缚,你可以看到,你现在完全暴露了出来,我更愿意把这种四肢反捆的样子叫做传教。”他托着下巴开始沉思,“嗯,也许胯下的绳子应该首先分开……大概有些捆绑方法已经太陈旧了,你以为如何呢?亲爱的利萨?”  如果他继续下去,你的高潮就会到来了,我的孩子!  她又发出了一声呻吟,她的观察者发现她的口水顺着口球源源不断地流了下来,因为欲望不能满足,她的眼角也涌出了眼泪。艾伦的声音把她带回了现实:“先等一会,我想我们可以试验一下小小的震动刺激。”  他从离她头部三步远的床头柜的底部取出了一个电动阳具,利萨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他怎么会知道在那里的?几乎每个夜晚,利萨都会用它来手淫,可现在,那熟悉的器具看上去却显得那么危险和不祥。  她的性生活不过是无休止的自我满足,通过器具达到高潮,剧烈的高潮。这使她充满挫折感,而她又曾经度过了多少次这样的夜晚?她看着他把它插入自己的体内,那熟悉的震动翻腾使的自己全身震颤不已。全身从上到下的捆绑,无法逃脱,四肢的紧缚加强了性的冲动,她的第一次高潮的猛烈程度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喔,他在看着你呢,孩子,他知道是什么让你的下面泛滥成灾。  利萨有了一种想要遏制住内心那个声音的念头。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呢,我的甜心,看你裸体被捆绑堵嘴的样子,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一样,每一分钟都是那么的迷人。不要再反抗了!  利萨的泪水狂涌而出,急促的喘息着,流着冷汗。妈妈一直说男人流汗,淑女出汗——这种荒唐的说法是从哪里来的呢?  过了一会,当利萨看到艾伦下身勃起后的大小时,膝盖被向后捆起的她不由自主地在口球后面吞了一口口水。她看过男人脱下衣服,知道接下来的将会是什么,但是被人强奸让她太难以接受了。  然而,当他第一次进入她的体内的时候,她还是兴奋得难以自已,那种感觉让震动器变得黯然失色。当他如同拉小提琴一样让她不断的接受刺激的时候,她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感觉他把自己举在空中,就像穿在线绳上的木偶一样,但是在木偶剧中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场面。当他的动作停止的时候,利萨终于精疲力尽了。  梳洗,沐浴,进餐,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他的帮助下进行的,因为她除了被强制着更换捆绑方式的那几分钟,可是一直都处于严密牢固的捆绑之下的。利萨四肢摊开,赤裸着身子睡了过去,中间时而会醒过来,至少他没有在睡觉的时候给她戴上口球,可是这个晚上,他还是两度打扰了她的美梦。  第二天早上,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又被四肢反捆了起来,这一次,他用镣铐把她的手脚分别铐在了一起,塞口球原样固定在了头上,另外一套锁链把她的手脚链在了一块。“我把钥匙放在了厨房的地板上,你应该花不了一个小时就能把自己解脱出来,我会等你的电话,好确定一下你确实松绑了……”她发现自己的左臀上有一串数字,这应该就是他的电话吧。  “这是给你的礼物。”他给她看了一件皮具,它是由两条皮带制成,一条两英寸宽,另外一条长一些,但是宽度只有它的一半。乍一看去,利萨并不明白它的用途。“这一条捆在你的腰部,就像这样,另外一条用来起固定的作用。”他举起两根假阳具来给她看,一根和他勃起后的阳具大小差不多,另外一个就小得多了,这一下,利萨就完全明白了他想要做的事情。  他把两个手指伸进她的阴道,按摩着她的阴蒂。“你这里面还是很湿润,不过在上面涂一些凡士林并不会伤害到你,它会使你去往厨房的旅程变得更有趣,这两个震动器同样是靠电池供电,开关就在你胯下的皮带上面,所有的东西你都可以轻易的用手拿到——当然,除了口球的扣纽。锁链之间有足够大的空间,你要想拿到钥匙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把阳具插入阴道并不是太让人反感,但是当另外一个插入肛门的时候,那感觉让利萨难过之极,她想她到时候只好拼命试一试了。胯部的皮带向上延伸扣在了腰间。完成以后,艾伦抬起头来欣赏着他的工作:“可爱的利萨,你简直是上帝的杰作!”  “讨厌鬼!”利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要开启开关,你慢慢的享受吧!”他走了,卧室的门打开着,利萨听到前门被打开,然后又被关上的声音。屋子里面静了下来,看上去她好像要有几英里的路去移动。  “艾伦,我是利萨。我已经打开了手铐,你这个混蛋,我会打电话给警察的,告诉他们你强奸了我,他们也有手铐的。”  “是的,他们从你臀部得到的电话号码可以作为审判的证据,那里还有我的手铐,皮带和塞口球,我的指纹肯定留在了上面。而且我精液的残留物也可以做DNA鉴定。这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作为一项强奸罪行的物理证据。但是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你为什么不自己把手铐戴在我手上呢?你是那些闪闪发光的器具的主人。顺便问一句,你在去厨房的过程中没有没达到过高潮呢?”  他为什么这样做?她的确有过两次高潮,一次在走廊中,一次在试图拿到钥匙的时候。  孩子,你太混账了!你应该告诉他它使你兴奋,不要说什么见鬼之类的话!  内心中的声音尖锐刺耳,利萨心想,这个婊子的话也许是正确的,不管怎么样,艾伦已经强奸了她好多次。  是的,他确实这样做了,我的甜心,而且每一次你都达到了高潮。  利萨懊恼的把自己左手放到了臀上,这时脑际忽然划过一道亮光。“嗯?我自己把手铐戴在你手上?我们今晚在酒吧里面讨论一下怎么样?”  “即使给我100万美元,我也不会耽误这次约会的,再见。”  “艾伦?”  “我在这里,亲爱的利萨。”  “今晚不要把我举起来,我担心我被什么东西钩住了。”  “你怎么感觉到你被钩住的呢?”  “没什么—                    —我刚发现我忘了解下腰带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